吕良彪:台湾归来,可知天下何以无霾?
2016-01-21 20:59:19
  • 0
  • 2
  • 34

作者:吕良彪  来源:阿呆曰

“天下无霾”,理应是我们在告别2015、迎接2016之际全民的“最大公约数”。

雾霾是彻头彻尾的人祸,是因我们自身错误所招致的惩罚,不是什么天灾,也不是什么敌对势力阴谋。环境之霾,源自体制之霾、政治之霾、人性之霾。

中国近百余年来,始终是所谓“救亡压倒启蒙”。我想说的是:没有启蒙何来真正的救亡?!——而所谓启蒙,无非普及常识。我们要努力将那些被权力刻意颠倒的常识告诉大家,需要知悉历史的史实和身边的事实,需要表达我们的意愿,需要寻求这个时代、这个社会的“最大公约数”。——所幸我们生在互联网时代,这种技术的革命使权力无法再垄断真理、无法再垄断真相、无法再垄断声音。

——题记

【阿呆按】2015年年底在上海跟朋友聚会的时候做了一个即兴演讲,关于“无霾之境”。年初的时候,这些朋友作为大陆高端经贸代表团成员访问台湾,与洪秀柱等各届人士进行广泛交流并现场观摩台湾“大选”。应该说,1949年以来两岸四地的中国人就如何发展都进行了不懈的探索与努力:大陆六十余年没有停止过“折腾”也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果;香港让我们看到了华人可以有成功的市场经济;台湾则让我们看到了华人其实也可以有成熟的民主法治。——大陆发展取得了伟大成就,也带来了巨大困惑,典型者例如“雾霾”这一社会综合病症。原以为“天下无霾”当是当下共识,令我诧异的是当此文发表时,不少人指责我在“抹黑中国”,或者说我作为一个法律人士妄议什么政治,或者说“U CAN U UP, NO CAN NO BB”, 或者语重心长地告诫我:“这么重要的事领导能不明白?只是政府有政府的难处嘛!”最简单的,则是说你的意见要有“正能量”、要有“建设性”嘛!——谁说批评和抱怨就不是正能量?谁说批评和抱怨就不是“建设性”?公众和知识分子批评和监督政府做好各项工作就是最合格的履行公民职责!似乎,台湾没有雾霾,这些朋友们从台湾归来,不知道是不是可以讲一讲台湾的“无霾”经验。

【第一个问题:环境之霾源自体制之霾、政治之霾、人性之霾】

昨天看到新闻说:本周天津有两场雾霾,一次四天,一次两天半。(像星爷《大话西游》里的台词么?)这让我想起七十多年前毛泽东的一条电文:

平津危急!华北危急!中华民族危急!

确实,中华民族又到了这样危急的时刻了。上海,虽然暂时还没有被严重的雾霾所困扰,但,黄浦江上曾经漂浮着的那些死猪,带给过上海民众同样的愤怒、同样的恐怖乃至同样的绝望。——雾霾如此泛滥,连西藏都受影响,全国又有何处敢说自己一定能够幸免?

好在,雾霾虽然可怕,我们还有永远“伟大光荣正确”的政府,还是有很多“正能量”的治理措施:

比如我们可以有“奥运蓝”、“阅兵蓝”、“APEC蓝”,因为我们的政府可以随时让汽车限行,让工厂停产!我只是困惑,这些以牺牲民众权利为代价的各种天蓝与“FXS蓝”相距有多远?

再比如我们有发改委,他们的神逻辑是:环境不好是因为烧油过多,所以无论国际油价如何,中国油价不能跌。

还比如我们有“砖家”,它们告诉我们说:“天底下哪有免费享受的好空气?!”要治理雾霾需要经费,所以最好要征税来治理。

当然,我们还可以让民众知道“苦难兴邦”、我们如何“上下一心”,或是通过官方途径告诉大家其实我们的空气质量是相当不错的同时禁止非官方发布空气质量检测情况,或者责令新浪、微信删除帖子,再或者以寻衅滋事干掉那些胆敢“妄议政府”的家伙。——然后,等风来。

对于诸如此类利用自身的无能与无赖来榨取社会财富的做法,除了无耻我不知道还能用其他什么字眼来形容。——好在,我们还有着充满欢乐的诸多“治霾神器”:

有一种神器叫做于丹。她会从中国传统智慧角度告诉你,雾霾来了我们不要跟它较劲,最好不要出门;如果在家也躲不过,那就告诉自己:只要心中无霾,雾霾它又能耐我何?!

有一种神器叫做张召忠。将军会告诉你:雾霾其实是我们对付美帝国主义激光武器、制导导弹等先进武器的的最好武器。

至于周带鱼之类的恶心我就不想说了,因为在雾霾这个问题上有两个人比他更具喜感:

其中一个叫做孔庆东。几年前雾霾乍起时,“孔三妈”信誓旦旦地声称:美帝国主义正在对我们发动一场气象战争!——至今,他还在被打脸。

另一个叫胡锡进。他在环球时报上居然声称:“北京红色预警惹世界热议——首次拉响最高级别警报,被赞展现治理雾霾决定。”——不要脸到这个程度,也确实是中国特色、时代特色了。

 

【台湾的“选举”】

规律在于:一个非民选的政府,一个不干净不廉洁的政权,注定缺乏合法性与自信性。所以,必然要以英明性来论证其合法性,而英明性的代表性标志,便是所谓经济的数字化增长,政治为经济所绑架,经济为地产绑架,为GDP绑架,为数字所绑架。——所以,发展的科学性,对环境的保护,对未来的责任,都要让位于当下的权力需求。

导演贾樟柯微博里说:有一回他去拍个环境公益片,当他们架好摄像机准备拍摄时,著名的“西城大妈”、“朝阳区群众”们自发地围过来:这些人在拍咱们的雾霾,快把他们的机器抢下来。

今天我发了一篇关于“毛粉时代与毛粉逻辑”的文章,其中转发了陈丹青的一段话引发许多争议乃至谩骂:这是个弱智的民族,必然会有更深重的灾难。你看都讨论些什么?文革这么反人类的暴行还在争论正不正确;还在讨论民主与专制谁好谁坏;饿死几千万人还在为毛好毛坏争得面红耳赤。这些都是常识,像分辩食物与屎一样容易。——陈先生或许没有看到:非民主的权力都注定是要努力歪曲常识愚民洗脑的;而最大的洗脑其实并不在于说教,而是让民众只能接触到权力所过滤的信息、所灌输给你的观念:一句话,让你一辈子只能接触到他们提供给你的屎,以及给你灌输的那些屎就是你该吃的东西的理念,让你不仅习惯了吃屎,而且以吃屎为香、以吃屎为荣,还会如那些西城大妈、朝阳群众般抵制甚至“干掉”那些告诉他们不能吃屎的人们。

而地沟油、三聚氰胺为代表的食品有毒,以皮鞋胶囊为代表的药品有毒,各种造假,各种诈骗,各种残暴,在这个时代似乎都见怪不怪了。原本以为:“天下无霾”,应该是当下中国全民的“最大公约数”。但,微博上居然一堆“精神上的赵家人”骂我说:你鼓吹要治理雾霾就是要关闭华北地区的大量工厂,就是要让大批工人失业,就是要制造不安定因素!他们义正辞严甚至满怀不屑地指出:雾霾问题政府还能不比你看得透?只是,“政府有政府的难处和政府的责任”!

我想说的是:雾霾是彻头彻尾的人祸,是因我们自身错误所招致的惩罚,不是什么天灾,也不是什么敌对势力阴谋。环境之霾,源自体制之霾、政治之霾、人性之霾。

【注定“拧巴”的变革?】

【我想说的第二个问题是:雾霾之下何以生存?】

雾霾如此无聊、无奈、无耻,正所谓“不做有趣之事,何以谴无聊人生”?如我的大成台湾同事魏忆龙所称:生命之乐趣,莫过于与诸位这样的有趣之人在一起,做一些有趣之事,让我们的日子过得更加有趣一些。

前些日子本群杨鲁军先生又有关于“习三年”一篇大作广为流传,主题是解读习主席这三年都做了些啥。印象至深的,是鲁军先生说到习先生是一个有政治洁癖的理想主义者,其实我更多读到的是鲁军先生笔下的理想与清洁、理想与才情、理想与无奈——我在想,鲁军先生与其说是在解读习先生,不如说是在阐释他自己。所以,我们的群主是个萌死人不偿命的主——智慧之萌,正义之萌,率真之萌。

当然,本群有趣人士多多,比如......(此处略去三千字)。而有趣的人在一起难免会发生一些有趣的事情:比如比如......(此处再略去三千字)。

我总结本群人士有着诸多共同之处:

在座的每一位都活得“有面子有尊严”;

在座的每一位都活得“有里子很滋润”;

在座的每一位都活得“有乐子很开心”。

资中筠先生的一番话非常能够道出我们共同的可贵之处,大意是我们每一个人总体对自己的个人生活都感觉到很满意、很幸福。但我们都对这个国度、对这个民族、对这个时代,感觉到很焦虑,感到需要有一些改变,感到自己有一种历史责任感,很希望能够为这个社会的进步去做一些什么。先贤所称“位卑未敢忘忧国”;所谓“我们承接地气,但从不曾忘却仰望星空”亦莫过于此吧。

 

【迎新:华尔道夫,一个有历史的所在】

【第三个问题:中国何以“无霾”?】

九三阅兵那阵子,杨鲁军教授写过一篇文章言及中国迈向现代化必须跨越之“民主门”、“真相门”与“道歉门”。在我看来,这“三扇门”其实代表着常识、真相、和解,意味着我们将以何种姿态面对真实的历史与现实,表明了我们将如何面对未来。

中国近百余年来,始终是所谓“救亡压倒启蒙”。我想说的是:没有启蒙何来真正的救亡?!——而所谓启蒙,无非普及常识。我们要努力将那些被权力刻意颠倒的常识告诉大家,需要知悉历史的史实和身边的事实,需要表达我们的意愿,需要寻求这个时代、这个社会的“最大公约数”。——所幸,我们有幸身处互联网时代。互联网的技术可以打断权力对真理的垄断,对真象的垄断,对声音的垄断,使这种社会性的历史博弈成为可能,使我们寻求“最大公约数”的努力成为可能。

 

【移动互联成就了他们的"基情"?!】

不久前的乌镇互联网会议上,360的周鸿祎只不过打了个盹醒来便发现“世界全变了”——雷军表情复杂地凝视着梦中的周鸿祎的照片,在网络上被刷爆了。以至于连杜蕾斯都为此专门发布广告:让爱不再有距离!——这便是我们所处在的移动互联时代。

这是一个人人有手机随时可以拍摄的时代;

这是一个处处有网络随时可以上传的时代;

这是一个信息时时丰富更新的大数据时代;

这是一个线上线下随时沟通020互动的知行合一时代。

这样的时代,真理不再被权力所垄断。每个人开始可以有自己独立的思想,可以通过互联网寻找到灵魂的伙伴、志同道和的战友;

这样的时代,真相不再被权力所垄断。我们开始知道历史的真相,可以知道抗日主战场上,国民党军其实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可以知道我们身边的生活,并非全如新闻联播所描绘的那样。我们知道了天津发生过可怕的大爆炸,我们知道了深圳出现了大规模的山体滑坡,我们知道了万科故事的背后,不只有王石和“野蛮人”宝能;

这样的时代,声音不再被权力所垄断。——虽然最近三年多来,说话的网络似乎更大了,民众对权力的恐惧增加了,社会对文革重来的不安加深了,但无论如何:有些话即使讲了跟没讲一样,我们也还是要讲;有些话讲了、讲多了,跟不讲、讲少了也肯定是不一样的。——启蒙需要普及常识,需要我们去言说去表达,需要我们去“做起来,做下去”。

此时此刻,我想起先贤的一些话:

一是康德所强调两点:头顶的星空,心中的道德率。

二是上个月的习马会上马英九先生所引用的北宋大儒张横渠所言:“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其实,今天最打动我的,是在座各位脸上的神情:专注,庄重,柔软。——这让我深刻切感受到一种人性的光芒。——正如本群名称:北极光。

《旧约创世纪》里说:起初神创造天地。地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神的灵运行在水面上。神说:要有光。于是,便有了光。——雾霾之下,我们需要光明的指引。——这种圣洁的人性光芒,根植于我们每一个人心中,召唤我们走到一起;这种圣洁的人性光芒,也正是社会启蒙、民族复兴的希望之所在。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